首頁 >  匠工觀察 > 

通渭小曲:地域性格和鄉村靈魂孕育的民間旋律

發布時間:2016.04.21

通渭小曲是流行于通渭縣境內的一種民間傳統小戲劇,是明清時期通渭民間藝人在陜、甘、寧、青民歌的基礎上,吸收和糅合了隴東道情、碗碗腔和山歌的各種韻味而形成的。通渭小曲以馬營小曲最具代表性,常以地攤和農家院會的方式自發組織演出,與傳統大戲相比,規模較小,故稱小曲。20115月,通渭小曲戲被列入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。

唱家們便從炕桌移駕,紛紛亮出絕活,

于是空氣中便充溢了通渭小曲咿咿呀呀的優美曲調

1122日,蘭州。

雪終于落下來了,紛紛亂亂,錯錯落落,好像暮春時分漫天飛舞的花瓣,非常輕,一點點風,就隨著飛揚回旋,在空中聚散離合,在地面轉眼消融……

好一個洋洋灑灑的風攪雪”……

說到風攪雪,我就不由得想起通渭小曲來。

1120日上午,記者來到馬營鎮采訪, 它在明清時歷史悠久,商業繁盛,清代前期被稱為甘肅省四大名鎮之一,時有小北京之譽。

在通渭馬營鎮的一戶農家里,初次聆聽到通渭小曲的震撼。

一雙粗糙的手用秸稈枯柴逗弄出幾簇火苗,鐵絲固定的小搪瓷罐便在火上滋滋地發出響聲;還有些七八只碗盞激烈地碰撞在一起……

罐罐茶滋潤了嗓子,烈酒燒灼了情感,唱家們便從炕桌移駕,紛紛亮出絕活,于是空氣中便充溢了通渭小曲咿咿呀呀的優美曲調。

通渭縣文化館姚子峰館長介紹說,通渭小曲如在農家演唱,首一個曲子必須是《大賜?!?、《小賜?!芬匀〖橹?,接著可唱其它內容的曲子如《杏元和番》、《皇姑出家》、《訪朋》、《百戲圖》等等。

臺上一男一女表演的唱段,詼諧有趣,我覺得似曾相識,仔細一想,唱詞有點類似我在成縣小川鎮聽過的眉戶戲《張連賣布》。

姚子峰說就是《張連賣布》,在他的一字一句的解讀下,終于聽懂了臺上的女藝人一段唱詞是張連是耍賭買了菜地后,他妻子當面責問:

你將咱二老爹娘

門口大路東,一片川地人眼紅

正月菠菜滿地青

二月閃上個羊角蔥

三月韭菜擔上賣

四月的萵筍拿秤稱

五月的黃瓜架上搭

六月的瓠子一張弓

七月的茄子像個鐘

八月的芫荽綠瑩瑩

九月的白菜嫩生生

十月的蘿卜吃一冬

問強盜你

賣著做上啥呀哈

《張連賣布》是勸人戒賭學好的小戲,但是,這只是普通意義上的高臺教化。這個小戲的真正拿人之處,就在于兩個角色在互相對唱中,所表達的那些逼真而詳細的現實生活情景,真是好聽極了。

姚子峰說在廟里演敬神的戲時,有的老藝人會在小曲的表演中混入了秦腔的唱腔,于是溫婉細膩中便多了幾分激昂悲涼,那些忠貞不渝的愛情,那些忠臣孝子的感人事跡,那些蓄積在內心深處的對黃天的吶喊便不繼續這方風土流轉下去,經久不散。

姚子峰說,這種別具特色的編排,他們有一個很好聽的名字叫風攪雪。

從字面上就能感受到它對人聽覺的沖擊力。

通渭小曲和眉戶戲中都有《張連賣布》,這卻不是暗合,姚子峰說通渭小曲本身就源自眉戶戲,只不過幾百年來經過通渭當地藝人的演繹和發揮,另成一番景象。

初冬季節,牛谷河兩邊消退了

綠色的山梁溝壑之間多了蒼黃厚重的色彩

我問,為什么源自眉戶的小曲會在通渭盛行呢?姚子峰說不忙回答這個問題,我們先去看牛谷河吧!

出了馬營鎮,再次來到牛谷河邊。沿公路西向右側的山下就是怪石嶙峋、幽深曲折的錦屏峽,潺湲的牛谷河從中間流過。此峽因出產花崗巖出名,昔年的絲綢之路就穿越這里。

錦屏峽口,那組精巧玲瓏、磚木結構的菩薩樓風貌依然。

它的主龕、獻殿、過殿依次排列在一條中軸線上,布局十分得當。記得當時記者曾這樣描寫它的意趣:主殿基為磚石砌成,中部的門洞可通車馬,站在門洞下緩步而行,頗有西風古道、斷月空弦的商旅意味。

現在已是初冬季節,牛谷河兩邊消退了綠色的山梁溝壑之間多了蒼黃厚重的色彩。

牛谷河和我幾年前來的時候的景象一樣寂寥蕭索,心平如鏡,但在歷史上她也曾波濤洶涌,勢如雷霆,無言地記錄著通渭人的榮光與屈辱、悲傷與歡樂,孕育著這里的歷史和文化。

通渭地界早在春秋戰國時就已經歸于秦境。秦人崛起意味著秦隴文化的興起,而我們都知道按文化類型,它屬于北方農耕文化的亞區。

在司馬光筆下,宋時的牛谷河(古稱華川水)沿周邊是間閻相望,桑麻璐野的隴右一角。但在明代詩人金鑾作散曲《夏旱》里,這里已是我則見赤焰焰長空噴火,怎能夠白茫芒平地生波,望一番云雨來,空幾個雷霆過,只落得焦烀烀煮海煎河,料著這落水珠兒有幾多,也難與我相如救渴的干旱景象。到了清朝左宗棠以陜甘總督的身份督師西進,平定阿古柏之亂,在定西設行轅,歷時一年。這位生于芙蓉國的文人將軍看慣了三湘綠水、九嶷白云,乍見定西濯濯童山、迷目黃塵,不禁喟嘆:轄境苦瘠甲于天下也!

牛谷河如今的脈脈細流不足以滋潤這片土地,通渭仍是全國有名的中部干旱縣之一,至今尚未完全走出困境,但當地的人們通過梯田、水窖來鎖定每一滴來之不易的水。硬是在苦焦的土地上讓生活結出了幸福之花。于是在去過通渭喜歡一嘗地方風味小吃的朋友嘴里,罐罐茶、苦蕎面酸棒棒、蕎圈、烤洋芋、攪團就韭花都成了獨具特色的美食。

而賈平凹多次來過通渭,關注的卻是通渭人的獨特的精神世界,在《通渭人家》里他禮贊了家中無字畫,不是通渭人的通渭人身上的文化風骨和氣息,在2011年《定西筆記》中他又驚訝在通渭和其他的定西縣份農耕氛圍很重,保留著其他地方再也看不到的農具……

隨后在通渭縣縣城文化局所屬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展示廳里,我果真看到了大作家筆下的各種原生態的農具:耱子、耙子、梿枷、篩子、籠頭、暗眼、草簾子、磨杠子、木墩子,切草料的镲子,打胡基(土坯)的杵子,用布條纏了沿的背簍、笸籃、簸箕、圓籠。

姚子峰說,別看現在通渭交通便利,但在以往通渭呈現的卻是封閉的地理環境。

這顯然是一個悖論,封閉的地理環境反倒有利于多種原生態民間文化藝術的保存,也有利于各種民間藝術獨特地域文化風格的形成。各種古老而原始的民間文化藝術在通渭是美不勝收,按照他們的統計,全縣有小曲、剪紙、春葉、遮面、嗩吶曲牌、小調、民間舞蹈、秦腔、皮影戲、刺繡、編織、雕刻、紙火、仿古建筑和口述文學等民間藝術8大類1973種。

通渭小曲卻一點也不小,

在它的唱腔中有著鄭聲的遺韻和秦風的傳承

早在春秋戰國時,今天的陜西為鄭、秦的轄地。鄭聲多為表達男女相愛和悲歡離合的桑間、濮上之音,曲調纏綿悱惻、如泣如訴,它在民間有著頑強的生命力。小曲中的望家鄉、哭長城等曲調由反映秦筑長城,奴役人民的暴虐之政而來。又因關隴地區為秦的發祥地,故民間小曲多有秦風保留。

關隴一詞是關中、隴右兩個地域的合稱,概指關中和甘肅省東部地區。關隴是一個地域名稱。歷史上,從漢以來,指甘肅以東部分和陜西的關中、漢中等地方。

眉戶傳入通渭的途徑據老藝人講,主要有三個:一是通渭地處甘肅中部,綴連于古絲綢之路,漢唐以來,東路商家沿著絲綢之路相繼而來,于城關、馬營等地經商旅居,將東部文化帶到了這里;二是歷史上曾幾次從山西等地向外移民。通渭有很大一部分人是山西大槐樹的子孫后代,繼承它的文化就成為天經地義;三是相傳光緒三年(1877)關中大饑,依靠農村為基地的眉戶藝人,遭遇到嚴重的打擊,不得已紛紛外逃,將中西路的曲子帶了出去,其中的部分也落戶到通渭這塊寶地。

通渭小曲在明代已經開始盛行,因當時陜、隴(即今甘肅、青海、寧夏)為一省建置,明代陜西,原籍通渭的進士康海和王九思善歌彈,工詞曲,有劇作行世??低醵司送静坏弥?,志同道合,名重當時,對關隴地區的戲曲有重大的貢獻,民間還有關于他們二人組織戲班的傳說,他們的影響所及對眉戶小曲的形成與發展,不無關系。

明代著名戲劇家湯顯祖曾有一首贊頌隴上戲曲同行的詩作:秦中弟子最聰明,何用偏教隴上聲。半拍未成聲先絕,可憐白頭為多情。由此可見當時關隴地區戲曲的盛行與影響。

小曲就是西北地區群眾所喜愛的眉戶迷胡子戲,因其有別于秦腔大戲而得名。眉戶流行于陜西、甘肅、青海、寧夏、山西諸省區,是個地方劇種,它是民間流行的各種民調小調的集合集,最適于表現勞動人民的生活、感情和思想。它起源于陜西省的眉縣、戶縣,這里曾是牧歌、樵歌、情歌的發源地,拼合起來就不難理解眉戶的來由了。又因其深深扎根于西北民間,群眾聽著著迷,感到迷胡(即舒坦),也稱其為迷胡;古時候還稱其為清曲,意為不經化妝,不用行頭能在家庭院落或地攤清唱。

因為它流行普遍,老百姓誰也能哼幾句眉戶,念幾句曲子,所以也有叫曲子戲的。

通渭小曲是在原眉戶的基礎上發展和變異的產物。

長期以來,每當傳統佳節,在通渭農村耍社火是文化活動的最主要方式之一,而聽小曲、唱小曲更是社火中最主要的內容。人們彈唱小曲,表演秧歌、展示他們的文化技藝抒發他們渴望富足的愿望。

由于小曲本身的喜慶色彩,經過了多年的演變,已不再局限于僅僅是傳統節日期間的文化活動內容,更重要的是已發展成為人們每逢大小節日,老人高壽、小孩百天,甚至是茶余飯后、田間地頭、下雪下雨時的精神食糧,喜好小曲的人們總愿意請幾個唱把式彈拉家美美地樂上一番。

小曲音樂在通渭的發展不僅造就了幾代民間老藝人的成型,同樣,也正是這些老藝人豐富和發展了通渭小曲,他們把原有的清唱伴奏逐漸改造成了另一種表演形式——舞臺伴奏,從此增添了當地民間文化活動新的色彩。清中葉,秦腔尚未流傳到通渭之前和秦腔傳入到通渭的起始階段,小曲音樂就以舞臺伴奏的形式經?;顒釉?span>“廟會舞臺上,后來隨著秦腔的蓬勃興起,老藝人在一臺戲中往往將秦腔音樂和小曲音樂連綴使用,把秦腔唱腔和小曲唱腔交互運用,這種不同腔體并用的唱法就是前文所說的風攪雪。

聽到的太多,看到的太少;

想象的太多,融進去的太少

清嘉慶以后,隨著秦腔唱腔及伴奏音樂的日趨豐富和完善,秦腔代替了多年來廟會上的小曲音樂。小曲也從此回到了它原有的存在形式——清唱。但是小曲作為一種民間曲藝,受眾群體極大,具有玩強的生命力,至今仍然是人們茶余飯后,喜慶之余,在庭院、地灘、村落里活動的主要文化娛樂內容,它帶著百姓生活的真切感,久唱不衰,百聽不厭,為廣大人民群眾所喜歡。

漫漫的發展歷程,使它在不斷汲取當地民歌營養的同時,無論在音樂旋律、節奏變化,還是速度減緩與強弱改變上都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,漸漸具備了自己的地域特色,成為今天的通渭小曲。

提到通渭文化,有人發出這樣的感概:聽到的太多,看到的太少;想象的太多,融進去的太少。

有人提到隴中和關中的血脈相連的關系用了這樣的聯語:

陜西山西山連山,秦晉之好

隴中關中關鎖關,涇渭分明

在通渭,通渭小曲、秦腔都成了民眾的最愛。

隴中高原雖然和關中一馬平川的景象不盡相同,但同樣的是色調褐黃凝重。

通渭縣干旱少雨,廣袤荒涼,風沙起處,一片蒼茫,這里人們的性格質樸而深沉,民間音樂也在悠遠深長中帶有幾分蒼涼;面對黃土高坡、莽原大山,人們倍感壓抑,人生多有苦難的感受,人與環境的對抗多于和諧。

這里的人們沒有理由不喜歡慷慨激昂的秦腔。

在非物質文化遺產展示廳里,我們還看到墻壁上掛有在慶陽環縣才能看到的皮影,姚子峰說,這是通渭小曲之外,通渭又一展現給世人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瑰寶——影子腔皮影戲,它本源于隴南地區各縣,俗稱隴南影子腔。上世紀二、三十年代通渭縣曾經活躍著六十多個影子腔戲班,而目前主要分布在通渭的平襄、常河、馬營、榜羅、義崗、襄南、隴山以及李店、華嶺等十多個鄉鎮,總計有二十七個戲班還在活動。這正好印證了一句話:戲曲民歌的產生與環境也有關系,水土不僅滋潤著生靈,浸潤著血脈,更塑造著地域性格和大眾藝術。

通渭影子腔廣泛分布于全縣各鄉鎮,在上世紀二、三十年代通渭縣曾經活躍著六十多個影子腔戲班,而目前主要分布在通渭的平襄、常河、馬營、榜羅、義崗、襄南、隴山以及李店、華嶺等十多個鄉鎮,總計有二十七個戲班還在活動。

目前其它地區的隴南影子腔已消亡,通渭縣由于山區交通和文化特殊環境的原因,影子腔戲班依然很多、并有序地傳承著,是當今僅存的隴南影子腔的活態傳承和重要代表。目前全縣二十幾家班社常年堅持演出,保持傳統的演出習俗,并嚴格按照祖上傳孫不傳子之家規隔代相傳,是影子腔傳承的一種獨特的民俗現象。

 

轉載自:蘭州晨報

http://www.lzcbnews.com/html/2013-11/23/content_244525.htm

申明:本網站所刊載的各類形式(包括但不僅限于文字、圖片、圖表)的資訊僅供參考使用,部分資訊轉載自其它來源,并不代表本網站同意其說法或描述,僅為提供更多信息,也不構成任何資訊建議。對于訪問者根據本網站提供的信息所做出的一切行為,除非另有明確的書面承諾文件,否則本網站不承擔任何形式的責任。

奶水孕妇系列av看片_成年美女黄网站色大全免费_亚洲国产在线精品国自产拍